中新網5月23日電 據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報道,新加坡總理李顯龍22日在東京出席日本經濟新聞社主辦的“亞洲未來”國際大會,他在主題演講中提出,未來20年對亞洲來說是一個“歷史機遇”,這個區域的戰略景觀將在美國、中國和日本之間的互動下產生。亞洲基本上可能出現兩個情境,即“和平與融合”或“分裂及浮躁”,而民族主義將是決定亞洲未來發展進程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。
  李顯龍說:在一些國家,政治人物為了爭取選票,向外國投資者作出反擊,他們也放大與鄰國的歷史恩怨或者挑起人民對外國人的敵意。在日本和韓國,戰爭的歷史繼續影響人民之間的感情。而在中國,令人驚嘆的國家發展所產生的自豪感,激發了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,併在經歷超過百年屈辱之後,渴望獲得應有的全球地位。
  李顯龍發問道:“民族主義能否成為一種民族自豪感和自信的根源,促進國家之間和平與有益的競爭,如同索尼(Sony)、三星(Samsung)和聯想(Lenovo)一樣?抑或會成為一種惡性的民族主義,加劇防禦心理和不安全感,並產生敵意和緊張,進而讓歷史的包袱代代相傳?”
  李顯龍在描繪“分裂及浮躁”的可能情境時指出,多個亞洲國家民族主義日益高漲,並以越南近期一系列示威為例加以說明。
  他指出,在民族主義“暗涌”下形成的戰略氣氛,將對經濟融合形成阻力,並出現更多的貿易糾紛、貨幣戰爭和相互報複的保護主義行為。強國之間不和,也將迫使亞細安國家選邊站。李顯龍強調,這個情境如果出現,將不會有任何贏家。
  李顯龍認為,決定亞洲未來形勢的另一關鍵因素在於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——中美關係。他相信,美國在下來20年裡仍然會是世界超級強國;中國的經濟(規模)將比目前大出三四倍,其軍事和政治影響力也將相應加強。
  據報道,在他演講中提出的“和平與融合”情境中,中美將“達成新的妥協,在相互競爭擴大影響力之餘,整體關係仍然足夠牢固,得以讓雙方在許多課題上都能互相遷就”。
  李顯龍還說:“無論如何,中國崛起對中美關係將是巨大的挑戰。歷史證明崛起的新勢力常會與現有權力發生衝突。無論哪一方,都會有人懷疑和不信任另一方的動機。要消除相互猜忌,並達致一個可行且和平的包容和共存方式,雙方需要極大的剋制和智慧。”
  李顯龍指出,兩個情境的前提是亞洲不會發生戰爭,而儘管各國都避免開戰,但這不意味戰爭不可能在亞洲發生,因為“仍會有糾紛和摩擦,事件可能升級,誤判也可導致意外的衝突”。
  李顯龍指出,過去兩年日益升溫的釣魚島、南海主權糾紛,以及一系列海事和領土糾紛,可成為“更大規模衝突的導火線”,形勢“令人深切擔憂”。他認為,“緊張的關係已經使衝突方的關係鬧僵,並影響了整個區域的安寧和信心。如果在某個海上事件中,有船隻沉沒或有人喪命,局勢很容易就失控。”
  此外,李顯龍認為,朝鮮半島局勢是另一個區域的“潛在火點”,就算不發生戰爭,朝鮮持續發展核能力將導致其他國家認真檢討其核武立場,而如果另一個國家也決定開發核武,“將使整個區域不穩定,導致無法預測和危險的結果”。
  不過,儘管前路佈滿荊棘,李顯龍認為,亞洲將能趨吉避凶。他說:“這是因為,我有信心美國不會放棄數十年來作為一個亞太強國的地位,我也對中國抱有希望,相信隨著實力的增強,中國能找到繼續順利融入國際體系的途徑。任何國家不論它們的政治和政策的推動力有何不同,最終亞洲的和平與繁榮是我們的共同利益。大小利益相關者都有落實這個願景的責任。”  (原標題:李顯龍:民族主義主導亞洲未來 中美日角色關鍵)
創作者介紹

prada

zi93zilsn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